<progress id="pjjpx"><var id="pjjpx"></var></progress>
<thead id="pjjpx"><cite id="pjjpx"><ruby id="pjjpx"></ruby></cite></thead>
<progress id="pjjpx"><menuitem id="pjjpx"><del id="pjjpx"></del></menuitem></progress>
<span id="pjjpx"></span>
<thead id="pjjpx"></thead> <progress id="pjjpx"><menuitem id="pjjpx"><cite id="pjjpx"></cite></menuitem></progress><thead id="pjjpx"><cite id="pjjpx"><del id="pjjpx"></del></cite></thead>
<address id="pjjpx"></address><th id="pjjpx"><listing id="pjjpx"><ins id="pjjpx"></ins></listing></th>
<address id="pjjpx"></address>
<span id="pjjpx"></span>

春山新籁丨秦岭南麓群山之巅,有个规模巨大的石板房古村落

2022-05-08 13:08:09来源:西安新闻网
来源:西安新闻网 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:师雅欣 2022-05-08 13:08
字体:

地处秦岭东段南麓的洛南县下了一整夜的雨后,显得格外安静。我们到达时,天上缕缕阳光穿过云朵——放晴了。

从县城沿着县道,记者一行再向着鞑子梁方向驱车前行。在山脚下,遇见了刘长锁夫妇,一个赶着牛,一个肩扛棍。他们是要上山放牛,顺带着打槐花。一番准备之后,脚力更胜的老刘便渐渐消失在记者的视野外。

(这里被称为“中国原始民居的活化石”)

鞑子梁村位于洛南石坡镇李河村境内,距离县城东北方向40公里,村里分布着张家大院、杨家大院、刘家大院和乔家大院等4个院落,目前留下的有56座、158间石板老屋。这些已有700年历史的院落全部用石板砌成,被称为“中国原始民居的活化石”。

图片

此次担任我们向导的,是石坡镇党委书记陈永玲。这位身着亮黄色卫衣、黑色长裤,行事干练的年轻女书记,凭借多次上梁下沟的经验,在雨后湿滑的山路上,仍显步履轻松。

沿着山下移民新村村后的土路向梁上进发,走不远就看到一条蜿蜒的山路。掉落的松柏枝叶混合在湿润的泥土里,散发出股股清新的气味。山路平缓却不能快速地往上爬,轮廓不是很清晰,但来来往往的牛儿却用牛粪给路人进行了精准标记。这条路上,几乎每一垛风干牛粪上都生长着一簇繁茂的、蓝紫色的马兰花。

其实不光是山路上,“五一”前夕新雨后的鞑子梁,四处都是野生马兰花的天堂。

图片

快到梁顶时,记者面前出现了一些用石板垒砌成梯田模样的地块。那些石板错落有致,远看浑然天成。

走进刘家村落,古朴、宁静、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。这里没有住人。地上、台阶上铺的是石板,屋顶上搭的是石板,墙壁由石板砌成,门窗由石板做就。院内散落着石磨子、石碌碡、石猪槽、石牛槽……它们与绿苔相伴、青草相拥,久经风雨。

在这里,目之所及,都是石头构筑的世界。

图片

据《续修商县志稿》记载,鞑子梁是太古时期秦岭成山时形成的,其褶皱极密,断层连续,岩石的走向斜向一方,岩石名为银灰色片麻岩。“这些岩片成为鞑子梁居民的天然建筑材料,寸土之下遍地石板,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。古之鞑子梁人取石用木,依山而建石板房。”陈永玲介绍说,相邻的李河、肖湾等村大都却是土墙石板瓦,其结构形状也与鞑子梁石板房有很大的不同。

为什么只有鞑子梁的居民采用岩石盖房?当地人世世代代口口相传下来的说法是,元末时一支蒙古人军队,因为打了败仗,为活命插刀为营,占梁为家,建房而居,繁衍生息。这里山梁环绕,处于群山之巅,是得天独厚的避匿之所。后来,人们把这一山梁就叫鞑子梁。鞑子梁南有一沟叫金鞍沟。清朝时,人们在这条沟里发现一具镶有黄金、宝石的马鞍子,从此这条沟就称为金鞍沟。两个传说都指向鞑子梁曾有元朝军队驻扎。

图片

(石板老屋修复是个“工夫活”)

“上世纪70年代,我们村的石板房都住着人,有20多户共100多口人。2010年后,为了解决世世代代的吃水难题,方便山梁上居民的生活,政府陆续将大家搬到了山脚下的移民新村。自此,鞑子梁村便有了新的名称——金鞍村。”金鞍村党支部书记刘建国带着记者走进一处正在修缮的石板房内,述说着自己的儿时记忆:“这里是刘家村落,是整个鞑子梁的第二道梁,过去这里是前厅后院连片建设的,能够容纳3户人家,规模庞大。”

“小时候见大人们修过房。在梁上取来石板,整合、敲打成需要的形状,然后一片片砌合、拼接而成一面墙。”听说镇上开始支持村里修缮老屋,常年在省城打工的杨师傅也回到了家乡,年过六十的他是修缮队“四大匠人”之一。

这4位匠人懂得怎么盖石板房,因为年纪确实大了,于是镇上给他们配了七八个工人打下手。从今年3月10日开始修缮刘家村落,杨师傅他们已经在山上吃住了近50天,才完成了一间房屋的修缮。“工程进行得很慢,比砖瓦房盖起来麻烦很多。石板之间不用石灰水泥那样的粘合剂,只能凭借技艺和经验的拼接。仅修复一面墙就需要8天左右的时间。”刘建国说。

图片

古村极富魅力,这里的片片石墙石瓦记录着过去生活的情景,保存极其完整,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,这亦是对农耕生活的记忆,对和谐的自然环境的追求。2002年4月,陕西省住建部门以“中国洛南鞑子梁石板房”的建筑类型为专题,开展传统民居建筑调查(民居类型代码611021—03)。最终认定鞑子梁村是全国罕见的规模巨大的石板房古村落,居住人群为“蒙古后裔”。

图片

“关于如何保护与开发好鞑子梁,我一直在反复思考。通过前期大量的调查研究,镇上决定以此次修缮为契机,完整保护古村落的原始样貌,守护我们的绿水青山。在山下的新村,突出山水游,在金鞍村打造集特色民宿、采摘观光、沙滩垂钓为一体的休闲宜居桃花岛,展示石板房古村落的民俗文化。让保护与开发获得平衡,让古村落焕发新的生机。”陈永玲向记者描述了山村的发展远景。

图片

(守护好这方山水 奏响新时代“田园牧歌”)

越过几道山梁,记者一行最终来到杨家大院。这里的人也都响应了移民搬迁政策,在梁下的新村过上了新生活。

没了人烟的村落,杂草丛生,一片荒凉。只见被岁月侵蚀的房屋不少都已坍塌,石板墙面也变得斑斑驳驳,铺地的石板缝中更是生出一团团的仙人掌,长得高过墙越过了房。

图片

歇脚时,遇见了满载而归的刘长锁夫妇,他们赶着一队饱餐而归的牛群,携带着一大袋槐花。据他们讲,前些年搬下山后,他们住进了新房子。还在分得的田地上,种植了烤烟和金银花等经济作物,年年都有稳定的收入。

在山下的移民新村,樊爱琴一家也过上了移民新生活。坐在宽敞明亮的客厅,儿孙满堂的她,笑容满面地与记者分享着春天的鞑子梁:山上正在修复的石板房就是自己的老宅,政府建设的移民新居就在县道旁边,交通十分便利,院门口就是自来水,告别了靠天吃水、水窖取水的苦日子。

图片

从新村出来,记者看到,春天的洛南,处处都是刚刚覆好地膜的烤烟田。借着无人机从空中俯瞰,道道地膜泛着光,如同山间的五线谱。劳作在田间的村民和满山的风景融合在一起,绘出了一幅美妙的春日画卷。

烤烟产业现在是村上的重要支柱产业,烤烟育苗中心则是村支书刘建国引以为傲的村集体经济的来源,这里培育的烟苗足以辐射全镇4000亩烤烟种植,不仅解决了村民就业,还增加了大家的收入。

图片

山水洛南,在守护好这一方秦岭山水上更是做足了文章。他们创新机制,开展“人盯人”+基层社会治理的秦岭保护模式,结合陕西省秦岭生态环境保护信息化网格化监管平台,以县、镇、村、组、片为责任主体,明确环境管理职责,充实环境监管人员,健全完善管理体系,推动生态环境监管工作规范化、精细化、长效化,确保全县秦岭生态环境安全。

在采访中,记者遇到的每一位鞑子梁人,都期待着澄(城)商(州)高速和洛(南)卢(氏)高速的建成,早日连通西安旅游圈、郑洛旅游圈、武汉旅游圈,发展全域旅游的条件就会更加优越。

有了好山好水好风光,再有便利的交通,他们一定会在这坡林溪谷间,奏响秦岭深处的新时代“田园牧歌”。

图片


文/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闫珅

长按二维码,识别分享文章!
【编辑:师雅欣】

阅读上一篇:开栏语

亚洲人成在线观看网站高清